宏村 | 水墨江南

说一下宏村:

宏村,安徽省黟县宏村镇下辖行政村,中国传统村落,位于黄山西南麓,村域面积19.11公顷。从休宁县到宏村有20公里的车程,大概30分钟左右就可到达。

徽州文化讲到底还是被皖南继承走了,或者说徽州文化就是皖南文化,与我们皖北毫无半点关联,尤其阜阳,完全可以说是河南的延展。这次来到宏村也是机缘巧合,本来说好一起去黄山,但恰逢那天下雨,司机大哥就推荐我们去宏村,室内场景在雨天比较方便。

这一去,还真就应了水墨江南那句话。

到达宏村正值中午12点,雨渐渐的变小,凉风夹杂着雨水让人非常清爽。我以为的宏村是个无人居住的古村落,但其实他就是一个正常的行政村,保存完好的古建筑让当地居民有了做旅游生意的基础。听司机说,北京一旅游文化公式在世纪初时以10万块的价格拿到了宏村当地的经营权,这一做就是20多年。

图片[1]-宏村 | 水墨江南-HJC | Club

进村之前有一潭大水池,上有一个带有浓重江南味道的石桥,它也经常出现在各种旅游杂志中作为景点宣传。穿过石桥,稍走几步就进到了村落里面。江南建筑多是青瓦白墙,且徽州地区山区较多,古代科技不发达的情况下徽州人民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耕地来保证生存,所以村落大多比较聚集,村内屋连屋墙挨墙,也就形成了“一线天”等特色场面。

图片[2]-宏村 | 水墨江南-HJC | Club

因为山区较多,耕地面积稀少,古徽州也就一直流传着一首有名的民谣: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也就是说这个人前世没有好好的修福分,导致这辈子生在了徽州这个土地贫瘠的地方,由于资源的匮乏,也就导致了徽州人民在十三四岁时就集体外出谋生,而周围地区恰巧又是富饶地区,经商也就成了他们的唯一出路,“寄命于商”四个字,言简意赅地点明了徽州人的生存之道。徽州商人遍布江南一带,甚至有着“无徽不成镇”的说法,徽商们通过辛勤的劳动赚取了大量的财富,这些人大多都十分支持朝廷,通过捐官等方法获取了较高的社会地位。在外取得了成就,徽商们就会出重价修缮老家,将自己的老家建造的越豪华,自己在村内的地位也就越高。

图片[3]-宏村 | 水墨江南-HJC | Club

宏村建筑大多是高墙深院,窗口狭小。一方面可以防火防盗,另一方面就是防止家中之人红杏出墙。由于江南一带气候潮湿,室内建筑窗口狭小,屋内采光和通风的作用就交给了“天窗”。宏村内大户人家的建筑格局基本一致,首先进门的就是前堂,堂前配以天窗来采光和通房,左右两侧要么配备厢房,要么辅以小院,有钱人家还会在角落处安置一个供管家居住的地方。他们的厢房大多没有窗户,屋内昏暗狭小,讲究一步到内,两步到床,契合了徽商暗室生财的寓意。同样寓意众多的就是各种雕刻艺术,“雕梁画栋”说的也是就如此。徽州室内的房梁上大多雕刻文化典故,所谓有梁必有画,有画必有意,有意必是吉。宏村内雕梁画栋之最当属承志堂,主人家为了彰显自己的财富之最,厅堂内的雕刻艺术都漆上了一层金子,室内大小、院落布局也属整个村子之最。

整个村子的水渠都是活水,所谓”逆水则进村,顺水则出村“,很是一般意境。村内的原住民大多把自家改造成了商店,买着当地特色的产品,这里以茶叶最多。路过几家,村民都是坐在屋内等客上门,大多无所事事玩着手机,不知这样的日子是否是祖先们辛苦打拼愿意看到的。

说一下最终感受:

宏村文化气息很浓,随行的小雨让我着实体验了把水墨江南的场景,但是感觉民居建筑实在太过拥挤,就连村内最大几个住所都感觉实在狭小,尤其厢房都太昏暗,大小也就只能摆下一张床,站一两个人,实在不适合现代人居住。不过这样的建筑风格也是古徽州人的无奈且最佳之举。

THE END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